四川教育信息網
24小時新聞熱線:18090806633 通訊員QQ群:475709268
     

搜索

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職業教育 > 資訊

平臺求職的“坑”究竟是誰挖的?

時間:2019-11-27   來源: 中國青年網    作者:鄧海建   瀏覽量:860
字體:      

天開始冷了,求職更熱了。

年年“史上最難就業季”,自然就年年有人在求職焦慮上做生意。“11月還沒有offer(錄用通知),還有機會嗎?”“補錄都開始了,現在還沒有找到工作是不是沒機會了?”“一大撥有轉正機會的寒假實習已經上線!”……

對許多正在求職的高校應屆畢業生來說,這些微信公眾號的標題并不陌生。點進去,不少是互聯網求職服務平臺的廣告。一些網絡求職平臺推出高價培訓課程,而有的則聲稱可“付費內推”、保證幫助找到工作,但這中間挖坑設套的陷阱也不鮮見。

找工作和相親有幾分神似,“焦慮指數”一直都是居高不下的。大家都知道,就業是民生之本。于是,就跟一些相親網站一樣,一些瞄準商機的求職平臺也是“忽悠大師”聚集之地。比如,不少求職培訓項目收費不菲,但是課程性價比低、起不到實質性作用;有的打著“付費內推”的旗號,企業實習每月動輒要交上萬元;還有的求職平臺涉嫌發布違法虛假廣告,對外宣傳時聲稱與各大公司有合作……這些“牛皮吹破天、掙錢不要命”的平臺,因為占據了信息不對稱的優勢地位,“忽悠”起還沒有進入職場的“新鮮人”,自然是不費吹灰之力的。等到剛出象牙塔的應屆畢業生發現上當了、受騙了,只能嗟嘆一聲“悔之晚矣”。真要維權,似乎比蜀道還難。

我們習慣的思路,就是罵這些無良平臺“喪良心”。罵是肯定要罵的:一來,這是道德底線下的“勾當”;二來,這也是對法治秩序的赤裸裸挑釁。不過,魯迅先生早就說過了,“辱罵和恐嚇決不是戰斗。”這些貌似有頭有臉、家大業大的求職平臺,竟然出現了不少坑蒙拐騙的內容,尤其是對于剛走出校門的年輕人來說,其“殺傷力”大概不亞于電信詐騙對于大學貧困新生的“人生暴擊”。從這個意義上說,“發現一家關停一家”,才是對求職者、對青年人負責的作為和態度。

沒有規矩,不成方圓。數據顯示,2018年,中國互聯網招聘用戶規模約為1.92億,同比增長15.0%;預計2019年互聯網招聘用戶規模將超過2億。2018年下半年至2019年年初,在線求職招聘市場規模一路走高,如果平臺監管跟不上,一些不好的情況自然可以想象得到。今年7月,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在致2019屆高校畢業生的公開信中提醒畢業生,求職中要注意防范中介機構亂收費、用人單位扣證件、培訓就業被貸款等陷阱。人社部門的提醒固然有著“脈脈溫情”,但這就像消協提醒消費者對假冒偽劣火眼金睛一樣,求職者并不是對抗問題求職平臺的主力軍。監管作為、舉案說法,也許跟友情提醒同樣重要。

不過,我們還是要平心靜氣地反問一句:平臺求職的“坑”究竟是誰挖的?當然,是平臺運營和職能監管方面存在的問題,但也不能不提學校職業規劃服務的缺位。這種缺位表現在兩個階段:很多年前,我們的高校沒有求職技能教育或職業規劃相關的教育,千呼萬喚之后,終于有了相關處室和普適課程。不過,當社會進入萬物互聯時代之后,不少高校的就業指導仍停留在過去的思維,學生們的求職剛需在校內得不到滿足,那自然地就給了無良平臺下手的“好機會”。

數據就是價值,信息就是要素。平臺求職的“坑”不僅要靠法治市場來填,更要仰仗公益性務實高效的青年求職指導服務,來增強年輕人對各種求職套路的免疫能力。其實,讓找工作變得更簡單、更方便,也是城市治理現代化的題中之義。

責任編輯:管理員

熱門推薦
返回頂部
新疆18选7奖金多少钱